亲情美文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刚进校时我压力特大,初中我还能混个前十,来了这里才知道人外有人,举目四望

皆是学霸,跟他们一比我渣都不是。

所以我对郝五一特别好,帮她买早餐,陪她做值日,吃饭把肉挑给她,让她深切地体会到了同窗之爱,时至今日她提起都眼泪汪汪。我实在没忍心告诉她,其实是因为我怕她会转学——有她在我至少不用垫底。

有一回考数学,我很没把握,郝五一坐我后面,交卷的时候她把卷子传上来,顿时我就震惊了,后面的大题她满满当当全写满了!我眼前一黑心想完蛋这回我肯定倒数第一。

下课F同学去帮老师改卷子,回来对我说,“放心,你比她好点。”

我说你别安慰我,我看到她全写满了。

F同学满脸黑线:“她一道题没答,把题目抄了五遍。”

003

我和郝五一都有小癖好,我喜欢搜集漂亮的包装纸,她喜欢搜集漂亮的笔记本。每个学期开学,她都会准备五六个新笔记本,特庄重地写上“语文笔记”“数学笔记”“英语笔记”等等,认真记完五页就坚持不下去了,后面全部拿来画五子棋。

我们以前上课传纸条,交流各种八卦,大家都是用草稿纸随手一撕。只有郝五一,为此特别准备了一个传话本。

这个本子堪称我班八卦传记,详细记录了谁跟谁恋爱,谁跟谁分手,谁当了谁的小三儿……

后来这个本子不幸被班主任斩获,班上所有秘密都被班主任知道了,大家恨不得掐死郝五一。

004

有一阵子班上流行穿耐克的板鞋,空军一号那一款,好像是四百多块。这种时候我就万分痛恨自己不是独生子女,妈妈预算有限,我知道她挣钱不容易。观潮嘴甜会撒娇,缠着妈妈先给他买了,我就不太忍心再要一双。

说心里不介意那是假的,十六七岁正是虚荣心最强的时候,看到别人脚上穿的名牌而自己穿的是几十块钱的杂牌,感觉说话都没底气了几分。

有一天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女生们围在一起闲聊,大家聊到耐克新出的板鞋,然后发现,全班几乎每人都穿的是耐克或者阿迪。突然有一个女生说,没有啊,乔一就不是。

又有人指着我脚上的鞋问,你那是什么牌子?

那一瞬间仿佛自己做错了事被发现一样,我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旁边的郝五一买了根棒棒冰,顺手掰了一半给我,坐下来大大咧咧地说:“我妈说耐克鞋硬还死贵死贵的,坑的就是我这种败家玩意儿。”

说得别人脸上讪讪的。

那之后她就很少再穿耐克了,整天和我一起穿杂牌鞋撒欢。

有一年郝五一过生日,我给她送了双鞋,那晚喝多了,我跟她说我一直都记得当年她替我解围。

她瞪大眼睛,忘得一干二净:“真有这事儿?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哦对!我妈确实骂过我是败家玩意儿,这个我记得特别清楚。”

有些人充满戾气和恶意,是因为他们从未被人温柔相待过。我相信自己能始终温柔,因为年少时遇到了善良的人。

005

我们学校有两套校服,一套蓝色一套红色。有一回教育局的领导来视察,班主任再三强调必须统一穿红色校服。也不知道郝五一是没听见还是忘了,总之周一一来,全校都红彤彤的,只有她一个人穿的是蓝色校服,站在队伍里格外显眼。

班主任气得在走廊上把她臭骂了一顿,“就因为你我们学校不能评优秀了,你就是耗子屎坏了一锅汤,要给你记大过……”

郝五一再怎么大大咧咧也是个女孩子,当着这多人被骂,一直低着头努力忍着不哭。我想安慰她,但犹豫了一下,因为之前我俩大吵了一架,具体是为了什么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跟闺蜜绝交的伤心一点不亚于跟恋人分手。

那天下了第一节课突然通知去楼下集合,大家都猜肯定是因为校服的事校长要训话,郝五一被吓得脸色发白。班主任赶着大家去楼下排队,班上只剩下我了,就在那一刻,我做了个决定——为了朋友,决定一起受罚。

我换上了蓝色的校服走进队伍里,F特别吃惊,因为我穿的是他的校服,他经常懒得带回家,校服都塞桌箱里。

郝五一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哇地一声就哭了,哭得特响亮。看见她哭我也哭了,可能是害怕自己真的也会被记大过吧。如果是电影,这时候要是来个俯拍,画面就能看见一片红彤彤的海洋里,两个小蓝点面对面哇哇哭,跟神经病似的。连主席台上训话的校长都停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俩。

当然后来我们没被记过,只被罚打扫了一个月卫生。郝五一跟我说,那是她长这么大最丢人的一次经历,却因为我让记忆无比温暖,那时候她就觉得,我一定是她一辈子的朋友。

006

郝五一特别偏科,数理化三科加起来还没语文一科高,升高二那年学校据传要分重点班次重班平行班,郝五一开始着急了。

F君是乖宝宝,必须按时回家,我把观潮拉来给郝五一补习,然后我的噩梦开始了……

通常情况是这样的:

观潮扔出一道题。

郝五一还在读题目。观潮已经刷刷刷写完答题思路。

郝五一:“你写啥啥?我根本看不懂。”

观潮:“这都看不懂?!我已经写得很详细了。”

我伸头一看,靠,答题步骤需要五部,观潮大爷直接从第一步跳到最后一步,完全看不懂他那个答案是从哪算出来的。

后来我们总结,观潮有他自己的思维,只有他自己能理解,而且我们还不能说他,说了他就生气摔桌子走人骂你们蠢死了。通常这种情况我就闭嘴,按我以往的经验,跟他吵架耗时耗力胜算还很少。但郝五一不同,郝五一是永远不会服输的,跟头斗牛似的蹭一下就上去了,两人吵得翻天覆地各种人身攻击,就在我以为他们会绝交的时候,这两个人居然又坐回去一边抄一边研究那第一步是如何算到第五步的。

这也是一种特殊的相处模式吧。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