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美文

我最好的朋友郝五一

郝五一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比她大四岁,在读大学。他们父母关系特别好,有时候还直接互称亲家。大概也是因为有男朋友宠着,郝五一一直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可是高一那年,男生突然跟郝五一提出了分手。

郝五一很伤心,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魂不守舍了半个月,有天晚上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明天要和男生好好谈谈,最后神神秘秘地问:“你会化妆吗?”

我当然不会,问她为什么要化妆。

她说:“我要以最美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

于是第二天郝五一偷了一堆她妈的化妆品跑我家来,我们折腾了一上午,化了个自以为很美但其实丑得没法看的妆,我赞美她中国帕里斯,她夸我是大陆桂纶镁。一旁的观潮听不下去了,说你们女生的友谊真虚伪。

我说你懂什么,要闺蜜来干吗的?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的啊!中国帕里斯去跟男朋友谈判,过程我不清楚,总之最后郝五一哭得撕心裂肺不肯回家,男生从她手机里找到我的电话,我拉上观潮去接她。

还记得当日月黑风高,我们在河边找到郝五一,她一把鼻涕一把泪,披头散发,脸上的妆晕成了调色盘,据观潮回忆,当时他吓得腿一软,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河童。

男生后来提了一个特别无理的要求,他说,只要郝五一在他生日之前叠九千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送他做礼物,他就答应和好。

可距离男生生日只剩不到一周了,郝五一每天都在叠,我也帮着她叠,后来坐我们周围女生知道了这事,也主动帮忙叠,最后不知不觉竟发展成差不多全班都在叠!少数几个手笨不会叠的(比如F同学)就帮忙数数,定时汇报还剩多少颗。

那一周太神奇了,下课铃一响我们全班静悄悄的,没有人出去玩,所有人都在埋头叠幸运星,一心一意地帮郝五一,大家都被这种莫名其妙的凝聚力感染了,仿佛是即将上战场,我们都是并肩的战友。

现在回想起这个画面真是诡异,静悄悄的教室里,每个人都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班在集体举行某种祭祀。

终于在男生生日之前,我们全班凑齐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郝五一买了个超大的花瓶,那天放学后,大家都没走,花瓶传遍了全班,每个人都把自己叠的幸运星装进去,最后回到郝五一手里,满满一瓶。

郝五一带着这瓶幸运星去找他男朋友,男生特震惊,当时提出这个要求其实想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做到了。他们还是分手了,可郝五一说,很奇怪,抱着那一瓶幸运星回家的路上,她一点也不难过。

后来高三有个学长得的了白血病,学校呼吁每个班搞义卖,卖的钱捐献给那个学长。我们建议郝五一把那瓶幸运星卖了。义卖那天,我们全班和郝五一把一大瓶幸运星扛到操场上,引得众人侧目,简直拉风。

这瓶幸运星最后被我们班主任买走了,一直放在他的办公室。今年有同学回去看他,说那瓶幸运星居然还在。想在回过头想想,当年我们全班集体折星星,成为全年级一景,以严厉刻薄著称的他竟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许他也被我们感染了吧,那时青春年少的我们,单纯而充满热情,叛逆而天真善良,那真是最好的我们。

009

某日和郝五一喝酒,郝五一同学相亲相了无数,但一直没定下来,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有心理障碍。”

我:“啊?!什么障碍?”

郝五一:“喜欢上一个人总需要一点时间,而我又总是在这段时间里发现对方是个傻逼。”

我:“哈哈哈哈,我跟你相反,我当初迅速嫁给F君就是担心他发现我是个傻逼。”

F君在旁边歪着头听了半天,最后说:“难怪我一直觉得不对劲,原来是被碰瓷了……”

010

郝五一现在在出版社工作,某日陪她去书店做调研,看到李安的书,郝五一啧啧感慨:“真想做一本名人的书啊,封面文案都不用写,放上作者名就能畅销。”

我说:“那倒是,你努力做一本张艺谋的书也是这个效果。”

“全中国想做张艺谋书的编辑多了去了,我抢不到。我倒觉得你和F 都是潜力股,等以后你们出名了一定要把自传给我做。”

“我这么不求上进,指望我是不可能了。”

“当然没指望你了,F出名就行了呀,到时候你的书就是知名企业家F先生第一任发妻的首本传记。”

“等等,为什么是第一任?他还有第二任吗?”

“这就说不一定了,钱赚多了受的诱惑就大,我打算把他的一二三四任都出自传,做成一个系列,绝对畅销。”

“再见,我打算现在就和你绝交。”

011

和郝五一发微信,约好周末去看张震的新片。

她:“这男人怎么能数十年如一日的帅成这样!”

我:“男神恒久远,张震永流传。”

她:“等我成了富婆,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包养了。”

我:“包养张震应该要花很多钱吧!”

她:“不能包养睡一晚也行啊。”

我:“那我们要努力挣钱才行。”

在一旁默默听完全程的F君冷不丁开口:“等你们赚够钱张震已经没有性功能了。”

012

我和F决定结婚,别人都对我说百年好合,只有郝五一握着我的手郑重其事地说,“亲爱的,你做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就算你要逃婚我也给你买跑鞋。”

F君瞪了她无数眼。

她是我的同学、闺蜜、伴娘、孩子的干妈、到了八十岁我们还是养老院的床伴,每天坐在轮椅上看帅哥,她是我最最亲爱的郝五一。